蔡嵩松能否复刻诺安成长?

  • 蔡嵩松能否复刻诺安成长?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摘要

作者|《财经》新媒体蒋金丽编辑|蒋诗舟在公募赛道投资的江湖,蔡嵩松是个没办法被忽略的存在。这位凭着重仓半导体走红,成为基金经理“出圈第一人”,并“长在热搜上的男性”,好像不再满足于“半导体一哥”的标签,而是试图探寻更多的可

作者 | 《财经》新媒体 蒋金丽

编辑 | 蒋诗舟

在公募赛道投资的江湖,蔡嵩松是个没办法被忽略的存在。

这位凭着重仓半导体走红,成为基金经理“出圈第一人”,并“长在热搜上的男性”,好像不再满足于“半导体一哥”的标签,而是试图探寻更多的可能性。

一季报披露了他的最新动向。

蔡嵩松在管的3只基金,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持仓变化不大,依然是熟知的半导体配方;诺安革新驱动则“大换血”,前十大持仓面貌一新,摇身变为“数字经济主题基金”。

诺安基金在同意《财经》新媒体采访时表示,基金经理觉得,从细分板块来看,东数西算、数字人民币、互联网安全、行业信创等,都是可以自上而下把握的机会。

作为赛道投资的标杆人物,蔡嵩松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。现在,跳出半导体舒适圈,大刀阔斧地调仓,他能否复刻诺安成长的成功?

“诺安成长”一战封神

蔡嵩松初次展露头角,要追溯到两年前。

2020月4月30日,他管理的诺安成长单日净值涨幅高达8.38%,次日又大涨7.67%,如此的“战绩”在主动基金中极为罕见,以至于诺安成长连续两天登上微博热搜。

蔡嵩松由此一战封神。但走红是有代价的,基金经理关注度越高,净值波动就越牵动投资者敏锐的神经。特别是在社交互联网的推进下,杀伤力会呈几何倍增长。

从“蔡经理”到“经理菜”,仅需76天。

2020年7月15日,诺安成长第三登上微博热搜。只是,这一次是由于单日跌幅达6.91%。次日,诺安成长再度暴跌8.19%。

一时间,风评反转。涨时“蔡总”,跌时“菜狗”。

之后,蔡嵩松在基金净值的大起大落中持续“出圈”,成为公募史上段子最多的基金经理。但调侃归调侃,蔡嵩松的“黑红”的道路,让他名利双收。

2020年底,蔡嵩松的管理规模突破340亿元,同比增长128%。同时,他的“粉基数”也大幅增加。其中,诺安成长的持有人户数从38万增至248万,诺安和鑫的持有人户数从8万增至41万。

人红是非多。当时一度有传说称,蔡嵩松2020年的年终奖预计超越7000万元。虽然该消息非常快被诺安基金官方辟谣,并称“这个数字太夸张了”,但依据业内的奖金发放规范,实质金额也应该在千万之上。

从寂寂无名到跻身顶流,这一年,是蔡嵩松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。

在2020年的年报中,他立场坚定,觉得半导体行业产业端景气度持续向好。并意气风发地表示,任尔东南西北风,咬定青山不放松。在这个科技大周期里,2021年选择最强阿尔法。

复刻“诺安成长”

在成功“造星”后,基金公司一般会乘胜追击,趁东风大干快上。

但蔡嵩松是个例外。2020年名声大震后,他一直没发行新基金。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都是他刚担任基金经理时接管的商品,上任时间分别是2019年的2月和3月。

直到2021年5月,他才有所行动。只是,他并未选择通过发行新品来扩充“粮草”,而是低调地从同事吴博俊手中接过诺安革新驱动。

一般来讲,只有当原来的基金经理筹备辞职,才会把旗下商品交接给别的人。但《财经》新媒体注意到,吴博俊仍就职于诺安基金。他现在管理着3只基金,但规模都非常迷你,截至一季度末,管理规模合计仅5100万。

蔡嵩松接管诺安革新驱动时,该商品规模只有1亿元出头(2021年一季报显示为1.3亿元)。吴博俊此前管理这只基金超越5年,任期回报24.29%。

作为明星基金经理,以蔡嵩松的知名度,卖出一只热卖基金应该不难,他为什么选择将一只规模迷你的老基金纳入麾下?

诺安基金有关人士向《财经》新媒体讲解,此举是遵循监管机构及行业协会一直所主张的建议,将公司旗下规模较小基金商品重新盘整,将基金经理投资逻辑、投资方向与基金合同范围一致的商品相匹配,使基金经理在符合基金合同的首要条件下进行投资。

“诺安革新驱动即为此类商品,其基金合同内规定的投资范围与蔡嵩松的投资逻辑与投资方向一致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接手诺安革新驱动的第一个季度,蔡嵩松就对前十大持仓进行了大腾挪,将原来的白酒、家用电器、金融,换成了标志性的半导体。

去年四季度,诺安革新驱动开始发生变化。前十大持仓换了7个,且其中5只不是半导体,而是出现了电气设施、新能源、化工有关个股。到今年一季度,诺安革新驱动前十大持仓第三换血,全部被替换成数字经济。

“做科技投资锋利的矛”

“本基金现在主要仓位在计算机板块。”在诺安革新驱动的一季报中,蔡嵩松讲解了我们的调仓逻辑。

他指出,从计算机行业本身来看,过去几年对比新能源、半导体等成长赛道一直是负收益,现在的估值都处于历史估值中枢的中下部。

“今年的数字经济是行业的最强催化。”他透露,行业估值较低,产业基本面出现拐点,是对数字经济最大的投资逻辑。

尽管旗帜鲜明地看好数字经济,蔡嵩松的“半导体信仰”并未动摇。从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的一季报来看,他依旧看好半导体行业的长期投资机会。

“由科技革新带来的行业景气度不会随便改变,另外大家一直强调,国内半导体产业将来最大的机会在国产替代。”蔡嵩松感慨,逆势投资是痛苦的,但会对产业维持理性剖析客观判断,伴随中国科技成长。

在同时看好数字经济和半导体的状况下,蔡嵩松并未采取均衡持仓,而是让二者“各自漂亮”。

持仓极致,高度集中,这非常“蔡嵩松”。据公开报道,早在2019年4月,蔡嵩松就在诺安基金内部研讨会上表示,要“做科技投资锋利的矛”。

蔡嵩松曾自我定位“半导体行业专家”,这一底气来自过硬的专业背景。他15岁考进中科大少年班,之后进入中科院深造芯片设计,25岁便拿下博士学位。毕业后又进入实业公司,从事芯片设计与市场策略有关工作。

虽然蔡嵩松不惧争议,风格特立独行,但也有过焦虑的时刻。2020年7月中旬,诺安成长的净值在创下阶段性高点2.243元,回调和横盘时间长达10个月。

他曾向媒体袒露,2020年四季度时重压最大。由于横盘之后,申购慢慢进去,持有人数目激增,但在短期内净值又不见起色,质疑声愈加响。

“投资框架到底对不对?回撤是不是导致永久性损失?”经过深刻的自我审视后,他得出的结论是:中国科技股远远没走完,决策无误。

蔡嵩松的判断得到了印证。2021年7月30日,诺安成长净值冲到2.626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

赛道投资的盛行与争议

进入2022年,蔡嵩松第三面临净值回撤的重压。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5月11日,诺安成长年内跌幅31.78%,净值一度回落至1.294元。

一边是老基金营业额承压,另一边新基金“转型”出师不利。

尽管蔡嵩松极力看好数字经济,但诺安革新驱动的净值表现并不理想。据Wind统计,截至5月11日,该基金年内跌幅43%,在相同种类基金中营业额排行榜倒数第一,在所有开放式基金中位列倒数第二。

现在看来,数字经济版的“诺安成长”,尚未成为蔡嵩松理想中那把“锋利的矛”。

过去两年,赛道投资在公募基金盛行一时。得结构性行情者得天下,成为屡试不爽的挣钱法则。

但诺安成长的出圈,是史无前例和现象级的,背后有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的助推。作为公募赛道投资的标杆人物,蔡嵩松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。可能,诺安成长的成功,连他一个人都没办法复刻。

虎年以来,A股热点赛道集体“哑火”:新能源首当其冲,医药一蹶不振,科技继续萎靡,白酒艰难挣扎......一批凭着赛道投资声名鹊起的主动基金经理,面临着营业额和口碑的双重考验。

业内关于主动基金经理做赛道投资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。

2月份,汇添富基金总经理张晖在新春寄语中直言不讳:“某些基金经理极端投资某一板块,博取短期营业额排行榜,规模从非常小迅速增长到一二百亿元的‘成名’故事,像病毒式一样传播并影响着基金经理们。”

在他看来,重仓押注某一板块,违背了均衡配置、分散风险的投资组合管理的基本原理。

一位明星基金经理曾向《财经》新媒体表示,在赛道当中做出Alpha,更多是其他人的投资工具,“这对有肯定经验的投资者是好事,对于持有人来讲却不肯定,由于他们没办法判断一个行业能持续多长时间”。

从合规的层面来看,只须不违反监管规定,可能存在即为合理。可以预见的是,将来关于“蔡经理”还是“经理菜”的争论仍会持续。多年后,若有人整理公募风流人物,蔡嵩松会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名字。返回搜狐,查询更多